游戏狗安卓中文网欢迎您
您的当前位置:安卓游戏 > 正文

《刺客信条2》Altar的手抄本

来源:游戏狗作者:fashi
我在神器上已经花费数日了。抑或是数周?数月?我已经不清楚了……

第一页:

我在神器上已经花费数日了。抑或是数周?数月?我已经不清楚了……

间或他人会来拜访我——提供食物或引我分心。他们说我不该如此全身心投入研究之中……Malik甚至建议我从中抽身而出。不过我不准备放弃,伊甸园的苹果必须得到解析。必须……

它是武器?还是目录?抑或二者皆然?“那些加增知识的,就加增忧伤(见于《旧约•传道书》第1章)”个中哲理我固然理解……但要说这是正确的——字面正确?就是说社会是依靠理念与信息来发动战争,而不是钢铁与利剑吗……

它的功能是简单的,甚至是单纯的。支配,控制。不过其流程……方法与手段……却是奇妙的。折服于其光辉之人的所有期待都能得到应许。它要求的唯一回报是:绝对而完全的服从。而有人能发自内心的拒绝吗?它是诱惑的化身。

我还记得自己在面对Al Mualim时的软弱,在他话语下动摇的自信。曾经如父亲般的他,现在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敌人。只消一抹疑虑,他便能潜入我心中。但是我战胜了他的幻影——恢复了自信——并将他送到了另一个世界。我释放了自己。可是在我疑惑了……我是真实的吗?我坐在这——绝望的理解了我誓言要毁灭的东西。

是这样的:苹果会讲述一个故事。我感受到了——巨大而危险的……我们都处于危险之中。我有责任要做些什么。在找到真相前,我不能——也不可以放弃。

第二页:

《刺客信条2》Altar的手抄本1

第三页:

《刺客信条2》Altar的手抄本2

第四页:

对我们的刺客戒规,有三个很重要的反讽:(1)我们戳力于追求和平,但谋杀是我们的手段。(2)我们投身于解放人心,但要求服从规则与师训。(3)我们致力于揭示盲信之危险,但我们自己就是教义的执行人。

对这些指责我没有能令人满意的反驳,只有假设……我们是否为了大善而扭曲了规则?而即使是这样,又如何?我们是骗子?我们是冒牌货?我们是软弱的?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沉思,耗费了无数的时间来与这些定义角力,到现在我依然没有合适的答案……我恐怕这样的答案也并不存在。

无物真实,一切合法。或者我们的信条提供了答案?个体可以同时是两面——在任何方面都相反——的。为何不可?我没有证明吗?我们不是用野蛮的手段追求崇高的目的吗?我们不是既庆祝生命的神圣,又把它从视为敌人的人那里随意夺走吗?

第五页:

谁是先来者(The Ones That Came Before)?是什么把他们带来这里?是多久以前?数百年前?数千年前?抑或是更久以前?有关他们的资料太少了……什么将他们驱逐了?这些神器又是什么?漂流瓶?他们留下来指引我们的工具?又或者我们自称神圣的战斗,只是为了争夺他们废弃的玩具呢?

第六页:

Robert de Sable死了,可是他的兄弟还活着。尽管已不再明目张胆的活动,但是我担心他们依然是一个威胁。他们过去飞扬跋扈——让他们成为简单的目标——,现在却隐藏在阴影之中。这让他们难以追迹。在黑暗中他们会策划何等危险的阴谋?我们的工作会因此变得更加复杂。在塞浦路斯那里已经有他们活动的传闻了。我必须要调查……

这一切让我意识到我们的策略,也必须要改变。这意味着要抛弃我们的要塞,和我们——为了追求冲击性的视觉效果——对公开刺杀的嗜好。我们必须要安静的编织自己的网络。我们必须要和过去不同。

尽管我要求弟兄们放弃我们的仪式,但我不希望他们放弃我们的信条。这,才是让我们成为刺客的标志。不是手指的切除。不是对天堂的应许。不是对毒药的禁律。我们的责任在于人民,而不是顾客。如果我们需要潜行,那我们就必须潜行。如果我们需要下毒,那我们就必须下毒。如果我们的刀刃能够不需要切除自己的手指,那我们就不应该要求。而且,我们不应该用谎言与安息来欺骗学徒。我们要直率而诚信。我们要改头换面……

第七页:

我曾经以为Adha会是那个让我得以安息的人,或许我可以放下刀剑,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和她生活在一起。但是现在我知道这一切终究是美妙的梦境……

她的面容。我试图将它从心中驱赶出去。可是每当我想起跨越重洋,追逐着那些抓走她的圣殿骑士的日日夜夜。我几乎就要赶上了,几乎。只要我能再快一些。可是,我只能用双手抱起她冰冷的躯体,看着从她呆滞不动的双眼中反射的恐惧……

我猎杀着,一个接一个。直到所有该为此负责的人都不在这个世界上了。不过这其中没有快乐。没有满足,没有解脱。他们的死不能换回她。也治疗不了我的伤痛。在那之后,我肯定的认为我再也无法从其他女人身上获得和她一样的感受了。
很幸运的,我错了。

第八页:

为何我们的本能是坚持暴力?我研究过物种间的互动。与生俱来的,对生存的渴望似乎是建立与对他物死亡的要求上的。为什么不能合作共生?无数人坚信世界是经由神圣的力量之手而创造的——但是我只看到了疯人的设计,倾向于庆祝毁灭与绝望。我们的起源似为混沌而无意识的。目的与感情似乎只是通过时间缓慢灌输而来的。先通过自然,然后才是他人……

第九页

随着时间,任何话语——只要曾经被足够长久且大声地宣扬过的——都固定下来。成为了真相。当然,你可以不断提出异议,试图让你的反对者闭嘴。不过只要你成功了——并且消除了所有挑战者——,那你留下的话,自然也成为了真实。

难道真相不是某些客观的意识吗?不。一个人怎么可能获得客观的视点?答案是你不能。这是确实,在物理上不可能达到的。存在着太多的可能性,太多的空格与方程。当然我们可以尝试计算。我们能够一寸一寸地向启示靠近。但我们终究无法到达,永远……

因而我意识到只要圣殿骑士存在一天,他们就会尝试用自己的意志曲解事实。他们认识到世上没有绝对的真相——即使有,我们也无望获知。因此他们需求创造自己的解释来替代真相。这就是他们称为“新世界秩序”的行动纲领。通过他们的印象来重塑其他存在。这与神器无关,与人无关。这只是工具,这是概念。真聪明。你怎么能向着概念发动战争呢?

这是完美的武器。它缺乏实体却可以改变我们周遭的世界——通常是以暴力形式。你不能杀掉信条。就算你杀害它所有的拥护者,毁弃它所有的纪录——这最多只能暂缓它的存在。终有一天,总有一人将会重新发现它,重新创造它。我相信就算是我们刺客,也只不过是重拾先人(Old Man)的旧志罢了……

第十页:

《刺客信条2》Altar的手抄本3

第十一页:

Attis.、Dionysus、Horus、Krishna、Mithra、Jesus。相似的故事装点了他们的人生。我恐怕,过于相似了。血统、迫害、追随者、奇迹。重生……怎么可能?

或许这些……都不过是一个世代间传承的同一个故事?借鉴修改以让他符合时代背景?逐渐融入我们的工具和语言?是源自事实还是虚构?抑或是两者皆有?它们所指的或许是同一个人——他们的人生被伊甸园的碎片扩展并改变?

Al Mualim将Jesus说成是实际存在的人——一个掌握了控制人心能力的凡人。但如果他错了呢?如果他们是实际存在的——曾经无数次混迹在我们之中,这是否意味着他们终将再临?又或者他们已然到来?太多的问题了,而每一天它们的数量还在增加……

第十二页:

《刺客信条2》Altar的手抄本4

第十三页:

《刺客信条2》Altar的手抄本5

在漫长的岁月中,袖剑都是我们固定的伴侣。有些人甚至说这是我们的特征——这并非没有道理。我们的许多成功都是建立于它的存在。可是即使是这样的设备也开始显示出它的老旧——因此我研究了在免去断指之外继续改进它的方法。

我做的第一个改进是增加了一块金属板用以挡格来袭。其他刺客相信新的袖剑是用全新金属熔铸的——并因为发现了新的方程式而对我敬佩有加(在这页上也有记述)。或许不让他们知道事实会更好。

我还和Malik讨论了新的刺杀方法:从高处,从檐下,从藏身处——尽管套路基本,但效果拔群。

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改进——同时还是最简单的,增加和另一把一样的袖剑。当任何刺客遭遇两个目标时,只需规划行动,让自己能够“一剑双雕”。然而制造刀刃的金属难以入手,我必须要谨慎考虑有资格携带双刃的人选……

第十四页:

人类总是试图控制周遭的一切。我认为这或许是我们试图掌握环境导致的必然倾向。不过这不应该波及其他人类。每天都有更多的人被迫——被蒙骗或被威胁——要服侍他人。其他人虽然并没有身处牢狱,却被强迫灌输:自己的人生是没有价值的。我眼见无数的男人迫害女性,耳闻无数辱骂外来者的暴言,身感因为信仰与行动的相异而受难……

我们经常讨论——在Masyaf城巅袖手旁观——这个问题。我们如何能制止这一切?宣扬宽容与平等?有时我们讨论到教育,坚信知识会将我们从罪恶中解放。但当我行走于市井,看到被拍卖的奴隶——我的心变得冷酷;看到丈夫对着妻子辱骂投石,坚持她的存在只是为了服侍他——我愤怒地攥紧双拳;当我目睹他人为了牟利将孩子从父母处拐走——我只能驱逐他们,让他们在沙漠的烈日中挣扎死去……

在这个时代,我不认为言语能改变什么。在这个时代,我只能思考*人的方法。

第十五页:

《刺客信条2》Altar的手抄本6

第十六页:

苹果不只是记述领先于我们事物的一本目录。从它复杂闪耀的内核中我瞥见了未来。不可能发生那样的事,或许不可能。或许那只是一个暗示。谁知道?谁又能确定?

我注视着这些幻觉的结局:它们是将来的灾难,还是潜在的危险?我们能改变它吗?我们敢于尝试吗?而如果这么做的话,我们不就是承认了这个预言了吗?

又一次,我在作为与不作为之间踟蹰了,无法确定自己能否改变什么。而我是否真的想要改变?我依然在继续思考之旅。这难道不是我改变——从另一个角度,是确保——未来的方式吗?

第十七页:

在我所有看到的景象中,下面这个最为让我不安:通天巨塔、地动山摇。断裂的山脉与倒塌的塔楼,散落一地……惨叫响彻耳畔。可怕的合唱在至今回响不散。

我眼见的疯狂景象究竟是什么?难道,是他们吗?那些先来者……这就是他们的结局?化为烈焰,化为尘土?或者圣殿骑士所追寻的就是这个毁灭之力。如果他们将这种力量来威胁我们向其效忠,我们还有反抗的希望吗?如果他们手握此等黑暗的话——他们可以屠灭世界……

第十八页:

我们必须躲藏、保持安静,在暗中修正历史的轨道。可是我的一些兄弟姐妹们却反对这个方针。他们愤怒,认为隐藏自己的行为是一个错误。他们认为这只会减慢我们的进程。然而他们不了解我们所面对的风险。暴露自己是最危险的。我们或许会被贴上疯子的标签,遭到攻击。这是当然的——总是这样的。如果说有什么是我能肯定的的话,那就是人不会从他人的教诲中学习。他们必须要亲身体会,自己构建连接。如果我对一个人说:要善良,要宽容,要敞开心扉——在他们改变前,这些话语早就枯萎消亡了。这只会浪费时间,因此我们必须要维持自己的路线……

第十九页:

《刺客信条2》Altar的手抄本7

世传有金羊毛。黄金与羊毛之间可以联系起来吗?……

我将皮革融入冶金技术,创造了前所未见的甲胄……

既拥有无比的坚韧,却轻便让穿者不失行动自由……

我在欣喜与恐惧中抉择不定。理所当然的,这种造物会改变战争的面貌,让穿戴者横扫千军,万人难敌……

或许制造这样的盔甲是一个错误;我最好还是抹去这些方程。如果它不幸落入敌手,将是太大的威胁……

第二十页:

我研究了远古时期——与现今基督教狂热一神论所不同——的信仰。它们似乎更多的关注推动万物运行的客观力量,而不是主观的道德规则……

日升日落,潮起潮汐。草长花谢,生生不息。冬去春来,轮回不止。而某种隐藏力量让我们紧附于大地之上。

人们将每一个运作都用一个神或女神代表。他们都有自己的面容,形象清晰而充满力量。并不是说这些力量——独 立的神格——之间没有联系。看不见的手控制着万物的运行。

于是产生了试图归类,研究,理解万物运作——虽然充满瑕疵——的学科。但是到了现在,这些学科却都消亡了——现在我们被要求屈服于一个简单的解释。怎么可能会有一个答案,能够解决全部的疑问,全部的谜题?怎么会有一道光芒,能够统御一切?他们说这是真理与爱之光。我说这是盲目之光,逼迫我们在无知中蹒跚不前。

我期盼有一天,人们能放弃隐型的巨兽,拥抱理性的视角。然而现在的信仰是如此的便利——背叛的惩罚却又是如此恐怖,想来恐惧将会把我们困在弥天大谎之中。

第二十一页:

《刺客信条2》Altar的手抄本8

我们尝试了从各地的植物中萃取提取物。然而一些来自异国的植物虽然有时可从商贩或旅人处购得,但它们的属性却少有记载,尚需进一步研究。

传统的炼金器具可以用来蒸馏毒液。因为这些毒素可以被皮肤吸收,故在过程中必须要严加注意。无数人都是因为粗心而丢掉了性命。

必须按照下述的说明来钻空刀刃,灌入毒液。偏差会对金属造成损坏,令其产生裂缝,甚至导致断裂。

第二十二页:

《刺客信条2》Altar的手抄本9

我们该如何利用这幅地图?它似乎涵盖了整个世界。他们宣称世界是平坦的,可从图上看来却似乎像球体般圆滑。像苹果。不过这怎么可能是全世界?在它所展示的大陆外尚有陌生之地——未知的小块,尚未得到探索。还有那么多的土地没有被人发现……在那里有人居住吗?他们和我们一样吗?如果不一样的话——又有何不同呢?我想知道答案。或许迟早有一天我有机会去旅行。定下路线去探寻天涯海角……

第二十三页:

《刺客信条2》Altar的手抄本10

第二十四页:

有些时候我会想念我的家人……至少是想起他们。尽管他们也居住在这高墙内,我却不能说了解自己的双亲。这就是我们的生存方式。或许他们也很痛苦,但他们没有——也不允许——表现出来。

而对于我来说,童年几乎和训练融为一体,分离反而无从反思。而他们最终的撒手人寰,对我来说也只是两个陌生人的离去。Al Mualim已然成为了我的父亲,而他的爱却也只是微弱而虚假的。尽管对那时的我来说这已足够——甚至更好,至少我当时是这么认为的。

终有一天我也会为人父——这也是我们的戒规。而我不会,也不会让任何刺客再犯下同样的错误。我们应该被允许爱自己的孩子——也应该获得回报。Al Mualim认为这只能让我们软弱,让我们在命悬一线时萎缩。然而如果我们是为心中大义而战,爱不是反而让牺牲变得简单吗?——我们的牺牲正是为了造福后代。

第二十五页:

《刺客信条2》Altar的手抄本11

第二十六页:

我已经有答案了。我知道了真相;我也不该再触碰这不幸之物——最好永远没有人能够。我最后试图毁灭它。然而却无法伤之分毫。讽刺的是,我能肯定:只要我问苹果,它会给我如何毁灭它的答案。然而这个应许也是不足的,它总是留着一手。我必须克制。因此剩下的唯一办法就是封印。我们会把它带到那座岛上——现在已经落入我们手中了。那里有一处绝佳的藏宝地,虽然不将神器放在身边十分冒险——但是即使它有可能被其他人发现,我也难以继续亲自保管了。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屈服于诱惑……我是软弱的,我们都是——谁又不是呢?噢,那些我看见的……那些传说就在那里。在它的字里行间,在它的深处。只能靠我们仔细端详。亲自去追寻吧,或许你能够完成我们失败的任务。时间的车轮滚滚向前,新的发现和技术不断涌现。或许终有一天,那扇门能够开启,而信息得以传达——那里也就有了先知。

第二十七页:

我们的规模越来越大。越来越多的人来到我们的要塞。男女皆有,童叟不拘;不同出身,不同信仰。他们都有一个相似的故事:他们都认识到了我们信条的第一部分——无物真实。

启示一次又一次地辜负了他们。他们失去了品德、确信与安全感。许多人都陷入癫狂。我们必须指引他们,帮助他们恢复。他们的心智不能再被童话填满,而要用知识武装。让他们获得答案吧——艰难而复杂,正如生命本身。

第二十八页:

《刺客信条2》Altar的手抄本12

成功了!我们改变了袖剑的结构,让其能够发射弹丸。这能够在远距离造成足够的伤害。我承认,我发现制造方法的过程……有些冒险了。不过我发现了在集中精神,小“剂量”的使用苹果,并不会造成副作用——至少我是这么希望的。

使用弹丸进行战斗对我们并不陌生,从我们东方邻居那里学习的知识依然有效。但他们的武器更加巨大——也不符合我们的需要。在找到了将其小型化的方法后,我们能够将这种火器嵌入腕部。

我们也改良了燃性火药的方程,可以用常见的材料制造杀伤力巨大的粉剂。这个知识过于危险,只能和我们最亲近的盟友分享……

http://contentcms.gamedog.cn/plus/list.php?tid=84 http://android.gamedog.cn/news/20120807/59362.html true report
攻略
游戏狗安卓中文网
安卓游戏资讯排行榜
本周下载排行榜
网游排行单机排行
本周最新更新